[心得] WELCOME TO TH STREET 廣島場

作者 takutaku
看板 Kobukuro
時間 2018-06-25 01:06:37
留言
雖然很想睡 還是趁有點記憶時來紀錄一下 其實我記得的事情也不多了, 而且覺得這場地回音好像比較大, 音響也一直沒有調得很好, 然後我又精神渙散, 很多地方聽不清楚或聽不懂。 第一次用手機發文, 希望格式不會很奇怪 第一天歌單 https://i.imgur.com/2iySIeU.jpg
https://i.imgur.com/aqF1PPT.jpg
這天小淵從頭到尾聲音都不是很ok, 常常有某些音唱不出來, 看他這樣有點擔心是不是喉嚨又有狀況, 幸好第二天就好多了。 先發個花癡, 我覺得君になれ的前奏的小淵好帥啊, 身為小淵粉在這個巡迴超級幸福, 只有他可以發出人聲以外的聲音, 很多地方的編曲超出想像, 一邊看一邊覺得他好強。 這天在決定要唱什麼歌時很混亂, 黑田一直問不出比較一致的歌名, 問到後來不耐煩, 生氣跺腳說 「快一點啦!這樣バラバラ的是怎樣!」 可能一直有人喊Ring, 他又不耐煩地說 「不要再說Ring了,那個等一下就會唱!」 於是被小淵罵說 「你怎麼可以講出來!」 黑田還repeat了幾次觀眾講的不太正確的歌名, 小淵在台上糾正, 還說黑田不會發現有錯喔之類的, 黑田就接著說 「對喔,我不會發現喔,不要害我說錯喔!」 之後有兩首歌用觀眾拍手的聲音大小來決定要唱哪個, 其中一首的掌聲很零落, 小淵突然在台上有感而發說, 「這麼零落的掌聲,最受傷的是我啊~」 有觀眾點了一首我還沒聽過現在也忘了歌名的歌, 本來他們好像有想唱, 可是工作人員說 「這首好像沒有樂譜...」 黑田就在工作人員在double check是不是真的沒有樂譜時說, 過往演唱會只要練二十幾首歌, 這次練了七十幾首(還是九十幾首?) 不過沒有樂譜對小淵來說好像不是很困難的事, 他在台上按了幾個和弦就說好了可以唱了, 結果黑田根本一片空白,他一句都不會, 而且不是只有忘詞,是完全忘記這個歌長怎樣, 一開始小淵先自己唱幾句提示黑田, 接著試著念歌詞給他聽, 可是黑田完全唱不出來, 所以就變成黑田正座在花道尾端, 和觀眾一起聽小淵自彈自唱。 這個時候攝影機很專業地移到黑田 背後, 半個畫面是黑田的背影, 半個畫面是黑田視角的在唱歌的小淵, 整個氣氛正好, 黑田突然用很搞笑藝人的節奏慢慢轉頭看攝影機, 全場就爆笑被他破壞氣氛了。 忘了是在哪個part, 不知道是誰講到「夏色」, 結果反而很完美地把別人首歌唱完了, 而且題詞機很專業, 還有這首歌的歌詞。 要唱「風」之前, 小淵說了一些他們剛一起唱歌時的事情, 然後說, 「接下來這首歌就是那個時期寫的, 這是對我們來說很重要的歌... 請聽 桜」 (此時背景用的布幕匆匆升起) 黑田一臉疑惑的說 「不是要唱 風 嗎??? 我想說這裡(指台上貼的rundown紙)明明就寫風啊, 你一講桜結果布幕也刷~的升上來」 原來小淵也有記錯(看錯?)的時候, 於是布幕就又降下去等風唱完。 隔天坐在布幕旁邊才知道原來布幕是手動的, 還要人去裝拆, 那時候工作人員應該超崩潰吧。 今年終於聽到ここにしか咲かない花, 這天的此花氣氛很好, 兩個人都power全開, 唱完後觀眾掌聲持續好久停不下來。 我覺得他們跟觀眾真的可以在唱歌與聽歌之間互相交流, 尤其這次沒有樂團, 彼此的訊息跟情感好像傳送得更快也更有力量, 這似乎是他們兩個都同時具備的比較特殊的能力, 也許是以前在街頭唱, 對於觀眾聽歌時的回應會比較敏感吧? 這天的MC我忘得差不多了, 只記得黑田有提到前田健太選手之前介紹他去某店(沒聽清楚是什麼) 那個店很難預約,是前田幫他約到的, 結果老闆娘看到他時說, 「啊,是這個黑田啊」之類的(本來預期是黑田選手)。 這天在要開始encore時,黑田有點崩潰的說, 「我跟你們講,今天比平常晚了大概20分鐘!」 一旁小淵補充說「因為多了1.5首歌嘛」, 這天時間真的很久,大概5:40始始, 散場時好像已經9:30左右了。 第二天歌單 https://i.imgur.com/xvA4oEv.jpg
https://i.imgur.com/n1bO971.jpg
今天覺得兩位好像心情特別好, 連小淵都四處跑到在台上一直喘氣。 觀眾點了三つ葉のクローバー, 但講成四つ葉,黑田也跟著講錯, 被小淵糾正之後,講沒幾句話黑田又回頭問「是幾葉?」XD 排練這首歌時, 可能因為很久沒唱很不熟 (今天三首歌排練都排很久,幾乎整首歌從頭哼到尾), 黑田突然抱怨了一句「歌好長喔!」 後來有觀眾對他們喊加油, 結果黑田一直被影響, 還反嗆觀眾好幾次 「不要跟我講話!」 「有什麼事嗎?!」 排練恋心時觀眾突然很安靜, 他又說, 「幹嘛這麼安靜,要有一點聲音」 覺得真是難搞的大叔。 唱完三つ葉のクローバー之後, 小淵自己說, 「我有一首想唱的歌,是抒情歌,可以嗎?」 便唱了twilight, 覺得好像是從這個part開始, 小淵有點什麼感覺,才自己選了這首, 唱完之後還交代下一首唱「溫柔一點的」, 正好有觀眾點了恋心,整個氣氛很延續。 後面接著唱了Ring和桜、風見鶏、蕾三連發, 蕾唱到一半, 小淵突然情緒很激動, 歌差點唱不下去, 眼淚快要掉出來, 唱完歌之後花了一點時間平復情緒, 我還在想說是發生什麼事怎麼突然這樣 (覺得這幾年他已經比較不會唱歌唱到失控了), 他就自己講說,剛才唱蕾的時候,雖然這是寫給他媽媽的歌, 但是他突然想到他爸爸, 「以前我們家做民謠教室, 唱歌的是媽媽,爸爸彈三味線, 我爸爸他不唱歌,他只是彈琴, 他們這樣互相配合, 我剛才唱歌時就想到, 啊,我跟黑田也是, 我們也是跟我爸媽一樣....」 講一講又開始哭,最後強調說, 「所以剛剛那個不是悲傷的淚水,那是開心的淚水」。 這天的MC有談到世界盃, 小淵謝謝大家放棄看比賽來看演唱會, 黑田就說, 2001年雖然他們的歌被選做代表主題歌, 但那時他其實對世界盃一點興趣都沒有, 不過有和有名選手見面的機會, 剛好小淵旁邊站著貝克漢, 經紀人就跟小淵說快點趁機拍合照, 結果經紀人動作太慢, 按下快門的瞬間, 貝克漢以為拍完了, 只剩小淵一個人對著鏡頭比ya encore時, 小淵說在廣島唱歌感覺特別開心, 覺得今天好像有把什麼東西傳達給觀眾, 也從觀眾接收到了什麼, 他說, 這個巡迴開始之前其實有點不安, 因為只有彈吉他, 從來沒有做過這樣形式的巡迴, 不知道觀眾的反應會是怎麼樣, 一直到第一場要上台前都還是很緊張, 以前常常在受訪時說, コブクロ只要有一把吉他, 不管在什麼地方都可以唱歌, 但實際上出道之後並沒有機會這樣子做, 「不過今天覺得我們真的可以, 我們只有一把吉他也是可以的!」 之後特別說, 今天第一首encore曲ここから, 也是兩個人討論之後決定唱這首, 他覺得這首歌很適合今天唱。 記得的東西大概是這樣,有想到什麼再來補充好了。 我看完這兩場後覺得, 他們做完這個巡迴之後, 也許會再有什麼不同於以往的想法吧。 就像小淵講的, 這樣的表演形式是他們的起點, 只是出道後這樣的表演形式不容易做到, 實際做了之後,看到觀眾的反應, 或許可以讓他們更有勇氣去堅持某一些東西。 這幾年有時候會覺得, 小淵好像對自己想寫想做的東西沒有太大的自信, 有時會有點搖擺的感覺, 相較之下, 黑田雖然很多事都記不住, 但他也許是藝術家性格比較多, 對於想做的東西好像比較能堅持, 小淵也說這次的巡迴形式是黑田提議的, 黑田常常說, 希望能再做只有吉他、像在街頭的表演, 才有這一次的巡迴主題。 我自己覺得, 剛開場時觀眾大多也有點不知道怎麼辦, 畢竟大場地的簡單演唱會應該不是那麼多人做過, 一開始彼此都有在適應的感覺, 之後幾首快歌, 小淵非常賣力帶動氣氛, 觀眾也漸漸融入, 這樣的流程, 也許恰好和他們以前唱街頭時一樣, 所以兩個人都能越唱越開心吧。 不過還是希望他們保重身體, 今年大型表演頻率有點高, 實在覺得抖抖的..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02.215.175.14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kobukuro/M.1529859999.A.F79.html※ 編輯: takutaku (202.215.175.140), 06/25/2018 01:07:29 ※ 編輯: takutaku (126.174.33.174), 06/25/2018 10:24:26 ※ 編輯: takutaku (126.174.33.174), 06/25/2018 10:39:36 ※ 編輯: takutaku (126.174.33.174), 06/25/2018 10:49:02
1Fmasayosi: 感謝repo!有聽到夏色好棒啊XD 07/05 22:39
看更多 takutaku 的文章

推薦文章